您现在的位置:江永县人民政府 >>魅力江永>>江永史鉴>>人物传记 >> 正文内容

高银仙 义年华

作者: 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年12月27日 点击数:

高银仙(1902~1990),女,上江圩乡高家人,小时候就跟着姑姑学女书,经常参与读纸读扇活动,并跟邻里5个姑娘结成六姊妹,共同学习,互相帮助。她21岁出嫁到浦尾村,婚后生一男二女,中年丧夫守寡。60年代,其他五姊妹相继去世,她又重新结拜了女书七姊妹,互相切蹉女书。她每到一处,都有许多妇女聚拢跟她唱诵女书,到甫尾村走亲戚的妇女,也都慕名到她家拜访,向她请教女书。她经常用女书代人写自传、三朝书、敬神歌、婚嫁歌、书信、结交函等,还用女书创作民歌、对联,翻译神话故事。她不仅作品很多,且艺术上有其独特风格,特别善于运用比兴的手法,如:“墙根脚上慈菇花,爷娘养女是冤家”、“壶瓶斟酒两样酒,爷娘养女两样心”、“青石磨刀不要水,好汉寻妹不要媒”等等。此外,她还独树一帜,创作了许多女书谜语,构思精巧,形象生动。如:春天不下种,四季不开花,一时结扁豆,一时结南瓜。(月亮)一层楼,二层楼,三层楼上出日头。(灯盏)

义年华(1907—1991),女,上江圩乡棠下村人,能讲西南官话,能看懂一般书报,17岁出嫁到桐口村。婚后生一男三女,29岁时丧子亡夫,解放后改嫁两次。

义年华14岁开始跟婶娘学女书,坎坷的人生,不幸的遭遇,为发泄心中的郁闷和怨情,他创作了大量女书。她的作品哀情婉转,满含怨恨,是对悲惨命运的哭泣和对黑暗社会的诅咒。如:

“头年我儿落阴府,第二年间夫落朝,清朝起来哭到黑,哭子哭夫过时辰。日间确如梦中过,夜间确如在阴司”(《自传》)。这段泣文,情切凄惨,泪洒纸上,把亡夫丧子的悲切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“想起以前旧社会,只是有名就结亲,不得了解娘许女,配错夫妻六十年”(《杨细细传》)。这段话充分表达了她对封建婚姻制度的不满。

“十八抽到四十五,还有家中几多人。年老之人难耕种,田地抛荒也无粮。有钱之人得事干,无钱之人苦难当。政府下令来捐款,下面捐款不留情。捐了银钱尤小可,再捐粮食苦难当。逼得人民无路走,卖崽卖女来填偿”(《抽兵歌》)。这段檄文则深刻地揭露了国民党抽兵派款,鱼肉百姓的罪行,表现了作者对黑暗统治的仇视。

高银仙,义年华两位女书传人,到晚年时以书会友,结成姊妹,经常用女书信件来往,贺喜问忧。她们为前来考察女书的学者抄写大量的女书作品,形成了一批女书资料,为保留和研究这一奇特的文化遗产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